创璟资本杨晓冬:创投洗www.085588.com开奖结果牌大

www.199777.com开奖结果创投地点是创璟资本(中恒星光旗下的创投公司)的上海办公室。午后阳光透过会议室的落地窗,投在会议桌和白板上,杨晓冬在采访中讲过去的经历、创璟资本的现在、以及公司的未来。  杨晓冬的履历可谓相当丰富,在全球最大的金融管理及财务公司之一——美国富达基金公司(Fidelity)工作超过20年,早在2000年就成为富达投资集团最年轻的副总裁之一。杨晓冬2007年回国,代表富达基金在国内成立两家全资子公司,2013年后,先后担任陆金所、绿地金服、顺丰金融等公司的高管和核心创始成员,现在是中恒星光的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。  聊到过去,杨晓冬历历在目,从Fidelity的发展沿革到传奇投资人物的轶事,从亲历其中的互联网浪潮到美国创投的早期状况,从自己亲手负责的金融科技工作(比如信息安全)到早期的中国互联网……   “在中国是3Q大战,在美国就是Netscape(网景)和IE,比尔·盖茨就相当于马化腾,马克·安德森(网景创始人)相当于周鸿祎。”杨晓冬告诉投中网。  整个采访仿佛一堂历史课,关于金融巨头Fidelity、关于美国创投、关于国内互联网……   “我在Fidelity主要是两个任务,一个是创新队长,另一个是救火队长。”杨晓冬对投中网表示,正是自己丰富的产业背景、创业经历、以及科技投资经验,使得投资时能真正做到挖掘价值洼地,并且帮到所投项目,对其输出管理经验和行业资源,“我经历过各种经济周期,别人是看书上怎么写,而我是亲身经历。”   Fidelity管理超过7万亿美元的资产,少有人不知道其金融巨头的地位,但是少有人知道,Fidelity将每年收入的20%至25%投资到内部的IT研发及运营上,最高的一年投资超过30亿美元。因此,Fidelity也被认为是一家科技金融公司。  这当中,杨晓冬曾负责重要工作,并且曾是FCAT(富达投资科技应用中心)的负责人,“FCAT是做技术应用的,主要看6到12个月可以落地的先进科技。”   杨晓冬接触过很多科技公司,从微软到阿里、再到一些小型的高科技公司。他告诉投中网,美国创投跟国内创投一个很大的不同点,是拥有产业背景,一些在美国创投界颇具影响力的人,之前都是科技创业公司的创始人,比如网景的创始人马克·安德森。  除此之外他认为,中美创投另一个不同点是周期,“美国创投都是十年以上,不太关注短期项目。真正做创投的,不会是短期,都是十年以上,不会杀鸡取卵。”   “在美国,开始都是创投自己的钱,不是募的。”杨晓冬说,“国内创投为什么着急,因为是募来的钱。”创璟资本的母公司中恒星光是做多元化投资的,有自己的产业,所以创璟的投资风格很稳健因为自己下的重注。  从90年代就开始接触国内的互联网企业,杨晓冬对于国内创投行业的现状和未来颇具洞见。  “好多人说创投有上半场和下半场,我不同意,下半场听上去好像走完了就没有了,这不对,应该是第一代创投、第二代创投和未来创投。”杨晓冬说,“第一代创投不成熟,但是中国当时方方面面都存在需求,所以最后都做上市了。但是现在不行了,中国对创投的要求越来越接近发达国家,所以这个行业是越来越难做了,现在想做创投,如果没有一点艰苦奋斗、失去一切的打算,就不要来。”   他表示,自己选择加入创璟资本,就是想做国内最好的创投,就像之前加入陆金所,是为了做国内最好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一样。  鲲游光电是专注于微光学、光集成领域的高科技企业,拥有40余项微光学领域核心技术的国际专利,早在2017年1月,创璟资本就领投了其天使轮的千万级人民币。这笔投资之后一年多,中美开始贸易摩擦,中国在核心技术方面遭遇“卡脖子”,这时候国内才开始重视芯片行业。  杨晓冬将这笔先见之明的投资,归功于创璟资本的产业经验,他同时表示,自己不看好VR但是看好AR,鲲游正在做的AR镜片,将是未来手机值得期待的点。  “现在很多风投只要看到芯片就投,不管高端中端低端,也判断不了标的公司在行业中是否有竞争优势。”对于其他机构的后知后觉,杨晓冬表示,芯片要有选择性地做,这其中离不开对行业的了解。  成立四年,创璟资本投了6个项目,数量不多,但是其中有大疆创新、奇虎360、DaoCloud(道客云)以及鲲游光电这样的优质项目。  奇虎360于2018年2月登陆A股,鲲游光电在投后一年半帐面回报超过10倍。创璟资本投资DaoCloud之后的一年半,其营业收入增加4倍。  “我们看公司,一般问三个问题:一,你要解决什么问题。二,市场有多大。三,为什么是你。”杨晓冬表示,投资DaoCloud是因为:其一,看好to B行业,“马化腾2018年初说到产业互联网,2C的仗已经打完了。DaoCloud是做企业云的,客户里有上汽、东风,还有很多大型银行。”   其二,看重核心团队成员在美国的相关行业背景,“DaoCloud核心团队成员有从EMC(美国信息存储公司)出来的,他们懂得怎么做企业级的管理软件。”   此外他表示,管理团队中既有高智商的人才也有高情商的人才,也是自己看重的点。  当记者问到创璟资本的投资逻辑和投资理念时,杨晓冬反问道,“过去几年,哪三个行业最火?”   他详细解释道:区块链技术是好的,但是用来做币“肯定不行”;共享单车的问题,是运营成本过高;VR目前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应用。  因为这样的笃定,即便有相关的项目找上门,杨晓冬也没有投资,“我们没有投ofo、摩拜,没有投Magicleap,也没有投乐视体育。我们是价值投资者,挖掘价值洼地。”   因为这样的远见,创璟资本避开了一些坑,与此同时,在芯片被举国重视之前,投了鲲游光电,在马化腾提到产业互联网之前,投了DaoCloud。一收一放,创璟资本的专业和杨晓冬的产业背景、投资经验,尽显其用。  “2016年8月,在一场论坛上我说,互联网金融的泡沫,会因为坏账和获客成本破灭,结果2017年爆了。”杨晓冬说,“投资就是common sense(注:常识)。我们决不追风,只做看得懂的。”   具体而言,消费升级包括医疗和教育。这其中,医疗主要是两个部分:医疗服务和医疗器械。杨晓冬告诉投中网,2017年美国在医疗方面的投资占GDP的17.65%,中国目前还不到5%。  “我们最近看了一个激光雷达项目,价格太贵,稳定性也是个问题,但是我坚信,未来的无人驾驶上一定有雷达。”杨晓冬说。  如前所述,杨晓冬认为,在国内做创投会越来越难,“资产价格上涨太快了,2018年资本市场最大的现象是一二级市场倒挂,现在未上市公司的市场泡沫是非常大的。另外,中国的创投有一万多家,未来整个行业会洗牌,大浪淘沙。”   杨晓冬表示,科创板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试验田,引进注册制、以及交易机制的改革等等,都非常值得期待。此外,科创板给了科创企业融资的机会,“我们一直在讲多层次资本市场,什么意思呢,就是不同阶段的公司,可以从不同的市场借到钱。”   但是他同时表示,自己对于科创板的态度是谨慎乐观,“短期偏谨慎,因为我们股民的投机性偏强,大家对科创板的期望值偏高。长期是乐观,因为科创板的方向是对的,更接近成熟的资本市场。”   对于近期股市的热闹,杨晓冬坦言,不认为国内股市会长牛,“只有投资机构长期的、稳定的资金,才会有长牛。交易量超万亿,说明我们很短线,这种情况下很难有长牛。马云有句话说得很对,中国人买东西理性、投资不理性,美国人投资理性、买东西不理性。”   “我们跟企业说,不要追风口,风一停,猪就掉下来了。”采访临近结束时,杨晓冬对投中网说。会议室的落地窗外,午后阳光下的城市建筑鳞次栉比。  创投洗牌,大浪淘沙,深厚的产业背景和投资经验,让创璟资本既有不追风的底气,也有赢的资本和决心。